辛巴400万粉欧宝电竞丨集团有限公司抖音号被封:“10亿床垫”点火头部与平台之争埋雷

发布时间:2023-11-25 06:53:54     浏览:

  11月2日午间,蓝鲸记者查询发现,拥有415万粉丝的辛巴抖音账号被封禁。

  一天前,辛巴曾在抖音开直播谈及近期带货慕思事件。言语间直指抖音双标、控制舆论,炒李佳琦控制价格的事,还炒辛巴的床卖便宜,只要是你对立面的人,无一幸免你往死了干。目前双方暂未对此做公开回应,但这已经不是辛巴第一次对抗平台。

  十月下旬,家居品牌慕思与快手主播辛巴合作推广一款大黑牛软床产品。辛巴表示,这款产品由快手补贴820元、自己让利近1000元佣金,最终到手价4980元/套还赠送一款黑金床垫。在日前的直播活动中,辛巴方透露称,已付定金的产品销售量达到19.4万张,预估最终销售额超过10.09亿元。据10月31日辛巴发布的视频,已付定金的产品销量已达到32万张——十几亿上下的订单对于慕思这样主营线下的品牌而言,无疑是影响巨大的。

  促销结束后,快手慕思店铺的大黑牛软床产品恢复至13800元,配套黑金床垫被下架。11月2日,蓝鲸记者在其店铺已无法通过关键词大黑牛搜索到该产品。

  辛巴方透露称,厂家这次让利太大,引起线下经销商不满,有可能不想履约了。因此其在直播中一面催促买家尽快付尾款,一面再三强调厂家必须履约。随后市场上开始流传慕思爆单供货难、海绵供应商终止合作等消息。此外慕思股份近日恰有一位高管离职,坊间也将其离开与辛巴直播间的爆单进行关联。

  但实际上,离职高管并不是电商部门的,在慕思股份的公告里,该高管也不存在应当履行而未履行的承诺事项。11月1日,慕思股份回应蓝鲸记者称,这是慕思首次尝试由头部主播线上带货,目前与辛巴团队仍在合作中,会根据现有的订单,合理安排咨询、排产和发货。此外慕思透露称,短期内不会再与头部主播有新的合作。

  伴随一系列猜测和指责,辛巴愤怒发声:辛有志没有本事垄断一个行业。实情究竟如何呢?

  蓝鲸记者从慕思方面证实,线上直播带货确实引起了线下经销商的不满。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,此事对慕思线下市场影响有限。据证券时报援引深圳南山区某商场慕思柜台员工消息,厂家在这方面有很清晰的规划。我们这边没有受多大影响,两边走的不是一个渠道,目标人群不同,产品也不一样。

  来自慕思官方售后客服的回应同样证实了这种说法。据九派新闻报道,慕思客服表示,这次跟辛巴合作售卖的产品是电商专供新款,实体门店根本没有销售过,不能对比。我们线上线下产品不同步,生产线也不一样,不同型号的材质、价格不同。淘宝等线上渠道一直也有几千元的产品。

  或因相关负面舆论在抖音持续升温,辛巴于昨日再度开麦炮轰平台。网传录屏显示,辛巴曾喊话抖音:你们如果说以后不再搞我,各做各的生意,我不再出现在抖音。你可以明天把辛巴的头像、信息一切抹去,我不稀罕你平台的流量。

  围绕辛巴的评价向来两级。一方面,高性价比的选品、与粉丝之间的性情交流,让辛巴成为了有良心的农民之子、一人对抗平台的孤胆英雄。另一方面,游离在快手和辛选直播之外的人,则把辛巴看做表演欲爆棚的狂妄之徒。

  辛巴最为高调的一次出圈,要回溯到去年8月。他怒斥抖音双标,并爆料刘畊宏等诸多抖音网红售卖同款糖水燕窝。他在长文中质问抖音,你为什么封锁你平台所有的销售记录,视频以及内容,最终销售内容被你平台全部隐藏,贵平台隐藏的原因是在保护什么?

  随后辛巴的账号被官方封禁,24小时后才能复播,给出的原因是涉嫌贬低与损害平台形象。在当时,一部分网友认为平台应该一视同仁、严查售假问题;也有人观点提出称,这只是辛巴和其他大主播之间的争斗,自己淋过雨,所以要把别人的伞扯烂。

  辛巴并不在抖音卖货,但平台上那些负面舆论对大主播的影响是巨大的。按照辛巴的话来说,抖音黑我我就,咱俩礼尚往来。欧宝电竞丨集团有限公司

  2020年12月,快手电商发布了针对辛巴直播间售卖假燕窝事件的官方处罚结果:辛巴个人账号被封停60天,一众徒弟也受牵被封几天到几十天不等。这个处罚力度不算轻,但也并非坊间此前流传的永久封禁。

  复出的第二个月,辛巴在蛋蛋的快手直播间哭诉臣退了,被流量打败了,被某些平台打败了。当年618期间,辛巴在直播间自爆花费2500万买流量,但1个小时后观看人数却只有80万人,辛巴与快手的矛盾又一次被激化。

  今年3月,辛巴在直播过程中指责快手纵容情感主播制造虚假人气和虚假数据,坑骗老人。随后其直播被平台封禁,期限48小时,封禁原因是不符合社区规范。

  辛巴崛起于快手探索电商变现的关头,两者之间是相互成就一荣俱荣的关系,但防止大主播割据流量几乎也是每一个平台的基本课。据界面新闻报道,快手电商营销中心负责人张一鹏曾表示,希望快手平台能成为一个生态丰富的电商社区,而快手在扶持中小主播这件事情上的投入上不封顶。这意味着,快手内部已经下定决心削弱辛巴的影响力。

  2019年,辛巴家族带货133亿,占快手当年电商直播GMV的近25%;而一年之后,第一家族的GMV仅占全平台GMV的6%。但从趋势和比例来看,快手正在逐渐摆脱对辛巴家族的依赖。

  2020年开始,以交易总额计算,更早起步的快手电商落后于抖音电商和淘宝直播。因此快手无法彻底去辛巴化,辛巴与其关系也反反复复时远时近。

  如果离开快手,辛巴又能去哪里呢?无论在哪,头部主播把控流量的时代都已经过去。

  据《每日人物》报道,辛巴曾经跟淘宝聊过如果他去,可以在一个月之内把自己干到头部主播。方法是拿出一个亿连发5场红包,淘宝拒绝了。